歡迎來到中和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廣東恒安織造有限公司官方網站淘寶旗艦店 | 在線留言 | 收藏恒安 | 簡體 | 繁體 | English

彌勒東風韻牛哆啰音樂農莊

發表時間:2016-09-24 11:10

在設計享譽世界后,他花了700天在云南山谷建了一座驚世駭俗的紅磚城堡

 如何讓一座房子消失在空氣里?

如何用一噸金屬造出會飛的氣球?

如何去觸摸想像的邊界?……

其實,從來沒有什么極限,

邊界,本就是用來突破的。



沒有一根鋼筋、一顆釘子,

只用本地燒制的紅磚,也可以造房子嗎?

如果我說這座被稱作彌勒萬花筒的“農家樂”,

讓人不禁聯想到巴塞羅那“圣家堂”,

狀若女性乳房的建筑群,

真的只有紅磚,

你相信嗎?



 真的,

它沒有鋼筋、釘子,

它有的,

僅是陽光燦爛,湖光山色的日子里,

陽光從建筑頂端無遮攔直接打入室內的光暈。



創造這座建筑極限的,

正是與楊麗萍、于堅并稱為“云南三寶”的羅旭。



今年剛好60歲的他,

在家鄉彌勒“還愿”,

完成了人生中又一件大事,

建了這座紅磚城。



從昆明沿著高速公路,

兩小時左右就來到了彌勒,

這里有名煙、這里盛產葡萄酒。



 順著云南紅酒莊園再往里走幾公里,

你就會發現一個神秘的世外桃源。

如同貝多芬在完成了第五交響曲后,

又締造了第九交響曲。

這一次羅旭越過城市,越過文明,越過人群,終于追上了自己的命運。

默不吭聲的創造了另世人驚訝的奇跡。



2014年6月,“老怪”羅旭悄悄來到這里,

指著東風農場的一大片水塘子, 發下誓言:

兩年后, 要為彌勒人民造一個像模像樣的“農家樂”!



羅旭說,

“這片土地是令我起死回生的地方,

它似乎把我視作一粒種子,

放入它的袋中,

只是這粒種子是一塊會生根的磚頭。

今天我回到這里,別人摘花種樹摘葡萄。

而我將我的荷爾蒙全數噴涂在這磚塊上,

季節正適宜。

看,它似乎已經納著地氣?!?br />


 目前,這個龐大的建筑群主體部分已經完工。

由萬花筒大廳1、萬花筒大廳2以及農墾博物館組成。

人們可以自由的來此處參觀、休閑、拍照。

按照羅旭的想法,

就是要把這個家鄉建筑項目,

建成一個公共項目,

它必須公共性很強,任何普通人都能樂享其間。



 它的每一個空間都有著明確的功能:

巨大會客廳、

巨大的“人民公社食堂”、

巨大的作品陳列廳……



將視線稍微移動,

離萬花筒建筑群不遠的地方,

還有一個幽靜的兩層樓工作室,

這是羅旭的彌勒蟻巢。



 之所以叫作“蟻巢“, 是因為:

羅旭形容自己是不會停歇的蟻工,

而這里就是他的巢穴。

所謂“蟻工”,

就是今天在這兒, 明天在那兒,

后天又不知在哪兒了,每次都可能不同。



圖片由張臻提供

李安、成龍、張國立、楊麗萍、薩頂頂等,

有事無事都要到他的巢里小坐,喝酒吃肉,

找總是笑瞇瞇的羅旭聊上一段。



 圖片由張臻提供

正如每一個哲學家都會去追尋答案:

我是誰?我來自哪里?

羅旭關于建筑也有自己的思考:

“誰是蓋房子的高人?

誰又是建筑設計界的大圣?

誰是公共空間的無償賜予者?

你以為是你嗎?我以為是我嗎?

都狗糞,是神仙?!?br />


 在他看來,

凡人蓋的房子,

應該自身會呼吸、和土地天空一塊兒呼吸、吐納;

鳥兒可以隨意飛之而來, 筑巢生蛋孵小鳥,

老虎可以上到屋頂打鼾曬太陽,

青蛙、蟋蟀能爬壁而鳴,

人在其中安睡、做愛生娃娃,

神仙樂于輕輕飄來棲息片刻……



羅旭的經歷幾乎和所有在美術館舉辦展覽的藝術家都不同,

他從未受過系統的藝術院校教育,

幾乎游離在藝術圈外,

創作完全是自發的、天然的,

而他的生活在外人眼中,就是藝術。



 羅旭自己是這樣說的:

“注定我不是主流的現象和追隨者,

是田野間的一株彎腰樹?!?br />


 16歲那年,

父親的離世令羅旭開始“在人生的路上跑了起來”。

幾經周折來到彌勒縣瓷器廠工作,

在恩師 武培柱的教導下,

養成浪漫、親切、幽默、體貼、自由、開放的特性。



21歲那年,

被分配到建筑隊工作,

作為建筑工人初期只能干些粗雜活,

如搬動水泥、磚石、挖土方等等。

曾幻想做個建筑設計師,后發現不精于計算, 中途放棄。



 23歲那年,

他突發奇想,要做個藝術家……

連續報考過云南藝術學院、四川美院、魯迅美院等,

但一考三年均以失敗告終。

然而,他依然在1979年底,

頑強地創作了人生第一幅作品《展望未來》。



 30歲那年,

他混進縣文化館充當美工。

1990年,羅旭籌資3000元,

在云南美術館給自己辦了首次個展“天趣”。



 38歲那年,

伙同一幫熱血男子創辦達達藝術有限責任公司。

這期間,

羅旭迫切地意識到自己需要有個自己的地盤,

“我必須筑個墻把自己圍起來,不愿再在別人的圍墻里轉來轉去?!?br />


40歲那年,

他帶著多方審批未果的兒子的創意,

口傳身教300個民工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終于 ,

在20畝地上,花了300天時間,用了30萬塊紅磚,

親手壘就一座寂寞城堡、理想宮殿、孤獨男人的家——土著巢。



 某位美國建筑學家參觀過“土著巢”后,

指著高樓林立的昆明市區說,

如果發生地震,所有的樓廈全部倒塌,

“土著巢”仍然會巍然屹立。



45歲那年,

窩在土著巢里栽花種草、養雞、養鴨、種瓜、種豆,順便造“腿”、造“樹葉”、造“蝌蚪?!?br />
并于2004年、2011年、2015年成功舉辦個展。



 60歲這年,

他被請回到家鄉彌勒的東風水庫邊上,

奮戰700多天,蓋了一山谷童話般的房子,

還是延續其乳房一樣的形狀,紅色的磚墻。



圖片由張臻提供

他說,

十年建筑夢、

對我而言如同便秘十年、

長塘子又如同是給我的一濟瀉藥、

如今我所做的一切等于拉稀、一陣狂拉……

它屬于排毒、

之后必體虛心疲、

再之后又會便秘、

何時、何地再拉稀、看天意……



而在他人眼中,

羅旭是當今時代和當下社會中有態度、

有方向感的個人;

他本身無須被批評家定義、無須被藝術史羅列、

無需被商業挾裹,他有自己的王國。



在他的王國里,

有大腿,有樹葉、有蝌蚪...有關于自然的

關于造大腿,羅旭說,

腿有一種很純粹、簡單,

帶有某種音律、又帶有那么一點點肉欲的樸素美,

是生命的一種局部但恒久之美。



關于做樹葉,羅旭說,

院子里枯萎的樹葉,給了我很多感慨。

一片樹葉綠了、黃了、凋零了,生命的現象很清晰。我做了幾百個與樹葉有關的小泥稿,

然后用做金屬材料來做,

就是想做一批永遠不會凋零的樹葉與花。



關于做蝌蚪,羅旭說,

“蝌蚪系列”,

靈感源于我那年在東風水庫長塘子邊呆了幾個月釣魚。

其實在空氣中我們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每個分子都是有生命的,就像這些游動的小蝌蚪。



在羅旭的世界里,

神仙才是蓋房子的大師,公共空間的締造者。

神仙蓋的房子是賜給人類的“社?!?,

是人類永遠相愛的情人。

地上的萬物之靈依靠它,

才可能變得鮮活并充滿無限生機。

正因為我們是立于地上的人,

所以會有大把的時間、機會,前后、左右上下縱觀,只要我們虛心一點,愿向神仙學習一點點,

一切都會變得真正的鮮活起來。



經歷、思想、情感......

這一切構筑了不同尋常的“ 蟻工羅旭“,

而他正在將這種不同尋常毫無保留的呈現給我們每一個普通人,

去體驗和感受...

[以上資料源于網絡]



















欄目導航